[]

“殿下,当下苏城,松城俱都在王府亲军控制之下,末将这两日正准备派遣一个营前往临城。”

自从燕城离开,约莫三日,赵煦一行在傍晚十分抵达金陵城。

常威出城迎接赵煦的同时,向他介绍王府亲军这段时间的行动。

“两座城池俱都是空城吗?”赵煦随口问了一句。

“不是空城,倒也遇到些百姓,但不过原本的一成而已。”常威道。

赵煦点点头,这在他预料之中,不说是吴国,即便是当代国家搞这么大规模的迁徙,也不能把人都带走。

总会有不愿意去的人躲起来,待势族军队走了之后再出来。

而且按徐克说的,这段时间也有不少百姓逃了回来。

“钟离给这些留下的百姓分了田,还给了他们口粮,百姓们踏实了不少,对王府亲军的态度也亲和了。”常威又补充了一句。

“嗯,这就是最好的宣传。”赵煦很满意。

李自成一句闯王来了不纳粮的口号,引无数百姓追随他。

江北十税一,分田六亩和这句口号异曲同工。

自古以来,百姓们就没纳过这么低的赋税。

选择投了江北,还是继续追随势族,他们心里到时候自有杆秤。

入了城,常威引着赵煦去了指挥室。

在指挥室中有一副巨大的沙盘,这个沙盘囊括整个江南山川河流以及城池。

沙盘上,金陵,苏城,松城位置上插了小旗子,证明这些地方当下处于王府亲军控制当中。

“殿下,吴国裹挟百姓西迁的时候正是春耕之后,所以百姓们家家都把水稻种下了,现在已经近乎六月,还有一个多月,这春稻便能收割了。”常威指着三座城池之间的广袤区域,又喜又愁。

喜的是,吴国百密一疏,留下这一季稻子,简直等于是把粮草送上门了。

愁的是百姓们都被裹挟西迁,如果这些无法及时收割,就要烂在地里了。

再者,六月底也是江北百姓农忙的时候,根本不可能调百姓过来割稻子。

“本王注意到了。”金陵之战的时候,田里不过是青青的稻苗,不引人注意。

但现在,稻苗茁壮了,上面挂满了稻穗,叶子也泛黄了。

金陵,苏城以及松城之间的区域,也就是当代太湖区域产粮极高。

眼睁睁看着稻子烂在地里,谁也受不了。

而且,如果这次四院的计划能成功,百姓们顺利归来也是要吃饭的。

收获了江南的粮食,不但百姓吃饭的问题解决了,还会有盈余。

相反,就要江北向江南输送粮食了。

不得不说,这是个棘手的问题。

沉思了一会儿,他道:“这样,这段时间你向留下的百姓打探一下,哪些田亩是百姓们的,哪些田是豪族和势族的,百姓的田暂时不动,势族和豪族的田到时候让王府亲军士兵收稻子。”

“王府亲军这点人怎么够呀,除了宁州,还有沿海的其他州都需要收稻子。”常威摇了摇头,依旧愁眉不展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